列表页top

您现在的位置:新闻首页>教坛新秀

七旬小学校长争议中力推课改 重拾多年前教育理想

2018-12-21 16:49中华大教育编辑:admin


 湖北正扬小学校长吴震球这几天嗓子都哑了。

  近两个礼拜,他力推的“三年级才开设数学课”备受关注,他因此一遍遍地对着外界阐述自己的教育理念。

  其实,早在1992年,他就曾尝试过一次课改实验,但数年后中断。直到退休后,他创办了民办正扬,课改的理想依然未灭。时隔二十多年,课改实验重启。

  如今,虽有争议,但这位75岁的校长仍为能够重启课改并取得初步成果高兴。

  吴震球相信,找到最适合孩子的教学课程是大势所趋。“这次舆论的反馈给课题组极大的鼓舞,我们会克服一切困难坚定地走下去。”不过,他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自己当下最担心的是基础教育的师资问题。他希望,这颗“火种”后继有人,能产生更大范围的影响。

  “特级教师”的教育理想:26年前即推行课改

  在多数同龄人颐养天年的年纪,75岁吴震球依然在追求心中的教育理想,不改初衷。

  1960年,从师范学校毕业后,17岁的吴震球来到湖北赤壁(当时是蒲圻县)任教。两年后在一次全县语文公开课上,他在当地崭露头角。接下来的几年,他不仅教语文、数学,还教音乐、体育,成为教学骨干。湖北省电教馆还曾将他的课堂实录制作成录像带全省发行。

  获评“特级教师”。 本文图片图为受访者提供

  1976年后,吴震球重拾教鞭。有几次可以调去中学或是调出教育系统的机会,他想想后放弃了,立志扎根小学教育。他去过许多城市,参与研讨、求经问道。1993年,他入选“特级教师”。

  经过多年观察,有多年数学教学经验的吴震球发现,小学数学教学中几个问题日益凸显:一是低年级学生学习数学时基本不认字,要由教师、家长帮助读题、讲题意,浪费教学时间,也容易形成读题依赖症,还可能影响学生学数学的兴趣;二是现有教材中有的内容超越低年级学生思维和语言表达水平,低年龄段孩子并不适合学习以逻辑思维为主要特征的数学;三是基础教育起始年级语文数学两门主课并开,使“幼小衔接坡度过陡”,学生会处于紧张之中;四是数学书里有重复学习的嫌疑。多年来看,一年级的学生中不少20以内的加减法都会。

  这让他心中反复琢磨:基础教育课程该如何设置才更科学合理?怎样让小学生既学得更轻松又开发了潜能?

  上世纪九十年代,吴震球在山西特级教师杂志上发表了《关于小学教材的思考》一文。1987年,出差路过南京时,他从瑞士心理学家让·皮亚杰撰写的心理学著作《发生认识论原理》一书中了解到,学生八九岁是系统学习数学的最佳时期。

  此外,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京幸福村中心小学马芯兰老师用三年时间教完五年制小学数学内容;广东星海音乐学院赵宋光教授的“综合构建数学教学新体系”,用两年半时间教完六年制小学数学教学内容——这两个著名的课程实验也给了吴震球以启发和勇气。

  吴震球所获的荣誉

  1992年,吴震球任当时县城中最好的实验小学的校长。根据当地学生的情况,他向湖北省教委和省教科所申报立项科研课题“小学新课程”实验,并获得批准。

  同年9月,他在该校一年级启动了第一轮“小学新课程”实验:小学一二年级不学数学,加强语文艺术学科教学;三年级开始学数学,四年学完六年的课程。

  这项实验曾经轰动一时。六年下来,实验班学生语文、数学两科平均成绩均高于对比班3至5分。1998年,该实验因人事变动而中断。

  “那时觉得很遗憾。说实在的,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心里一直没有放弃。当时就想,一定要继续搞。”吴震球说。

  退休后办校,72岁老校长重启课改实验

  正扬小学

  2003年,从公办学校退休后,60岁的吴震球一手创办了民办正扬小学并担任校长,而未能延续下来的课改实验,一直埋藏在他的心里。

  直到2015年,已退休十多年、72岁的吴震球感到条件成熟了,他开始重启实验,而这次的升级版,体现的是语、数、音、体、美多学科的整体优化。

  这一课改实验被称为“小学素质教育课程现代化”实验,在一份《阶段性报告》中,吴震球写道:减负口号喊了几十年,可是课程越来越多,教材越来越厚,一个学科一本教材再加两本教辅。此次实验,目的是减轻学生课业负担、开发学生潜能、打好素质教育基础,提升综合素养和核心素养。

  为了让三年级的学生顺利衔接四年级的统一教材,2016年,吴震球花了一整年,将人教社一二年级数学和三年级上册数学的五分之四(分数的初步认识除外)的内容进行整合,编写出“浓缩版”的实验教材。

  课改实验从2015年秋季起开始,实验班一、二年级不开数学课,加强语文、艺术学科教学;学生三年级起采用自编资料上数学课,从四年级开始按国家正常进度进行,用4年时间学完6年制小学数学内容。

  三年多过去了,今年,首届2015实验班刚学完第一年数学课。对这项教育实验来说,这是尤为关键的一年。在市教育局组织的学年期末考试中,2015实验班成绩喜人:数学平均分比普通班高出11.5分;语文平均分比普通班高15.3分。

  此外,2015实验班的学生在学校平时的文艺活动、体育比赛中,以及文明礼貌、组织纪律、上课听讲率等方面的表现也相当不错。

  这一课改实验已经媒体报道,随即引起了各地关注与讨论,反响热烈。

  舆论的热议主要集中在“学生减负”、“教育起跑观念是否该改改了”、“是不是让孩子输在了数学的起跑线上”等方面。有网友对这一尝试表示理解和支持:“觉得挺对的”,“是个为孩子着想、干实事的校长”,“抓好语文没毛病,不会读题目,心算再强也就那样”,“希望加快推广”;但也有人质疑实验班成果“有水分”,或是担忧“三年级才开始学,还跟得上吗?”

  对此,吴震球对澎湃新闻说,“近些天,多家媒体报道了我们的实验,关注人数也远远超出预期。不过,大家似乎只关注到了‘推迟上数学课’。”他强调,这项改革不只是那么简单——课题组利用一、二年级腾出的数学课时,新设置了公民、说话、阅读、科学、唱游、美工、体育活动、班会等课程。

  吴震球和学生在一起

  “六七岁正是孩子学习语言的最佳期、形象思维发展的黄金期,好动、天真,喜欢唱跳、涂鸦,不适合学抽象思维的数学。所以我们在低年级设置唱游、美工课以及适合的体育活动课,让孩子们在更符合自己年龄特点的课程中轻松愉快地发展。”他解释。

  目前,该校一、二、三年级共有7个实验班,参与学生260人,占总数的38.7%,招生遵循“报名自愿,随进随出,绝不挑选”原则。实验开展以来,有人打过退堂鼓,也有学生因担心“掉队”在校外“补课”。

  对于首届2015实验班交出的成绩单,吴震球表示满意,“从学生各方面情况来看,这三年实验达到了阶段目标。我们的自我评价是‘起步晚,加速快,后劲足’”。这份成绩单公布后,2018年第四批实验班的班额早早就招满了。

  在有生之年把课改推行下去,希望后继有人

  在同样正在探索创新教学的独立教师项恩炜看来,从学生学习实际困难出发来设计具有可操作性的整体教学改革方案,正是这一教学实验最令人心动的地方。

  11月26日,由华东师范大学基础教育改革与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小微教授领衔的专家组来到正扬小学进行了评估。

  杨小微评价称,这场教育实验很有价值,值得探索。他对澎湃新闻说,暂缓开设数学课后的小学低年段课程,更方便实施主题式综合课程,更有利于学生发展兴趣爱好,“实验初步结果也给家长吃了一颗定心丸。我看了下,(网上评论)支持也是占多数的。大家对教育有一种恐慌,就怕自己孩子输在起跑线上。这次点了一把火,让大家讨论,我觉得是一件好事。”

  然而,在肯定及鼓励该教育实验的同时,评估组也提出了应控制“实验班和普通班的师资”、“家庭作业布置”等实验变量系数,使样本效果数据更科学、更精确。

  此外,杨小微还建议,“基础教育的课程改革需要整体推进,现阶段课程的处理还是没有跳出学科的思维。低年级留出的学时可以开展如探索大自然、人文美育等整合式教学,培养孩子综合素质。”

  他介绍,目前我国其他省份也有类似的尝试,例如2015年,浙江省出台了《关于深化义务教育课程改革的指导意见》,其中增加了学校的课程设置自主权,只对每门课在小学或初中阶段的总课时做了要求,学校可以根据自己特点,设计个性化课表。

  “也就是说,只要保证每一门学科的课时总量不变,某一门课程先开后开都在允许范围以内。”他说,“如今孩子们的成长环境和生理状况都发生了变化,基础教育课程改革目标是让学生减负增效,提升学习能力。而改革试水就需要突破,不能瞻前顾后,教育的探索不仅要允许实验,也应该允许失败。”

  这一做法是否将会推广?湖北大学教授、湖北中小学素质教育研究中心主任靖国平对媒体表示,下一步,还要加大实验的样本数,加强对数据的采集、分析,改进生活教学法等教学方法,对综合素养进行观察评价后,再逐步稳健推广。

  在正杨小学,一头银发的“校长爷爷”吴震球是学生们见到最多的人。生活里,吴震球喜欢打球、唱歌、朗诵、跳舞、游泳,最重要的是读书。甚至,每年放假期间他都会给教师们布置一道“写读书笔记”的作业。身为师者,最让他感到内心充实的是学生时不时回学校的探望,是逢年过节各个年龄段学生寄来的贺卡。

  “作为老一辈教育人,他很不容易。”吴震球对教育教学的一腔热情,也让杨小微十分感佩。“这个老先生差不多是把自己的身家全部都拿出来办学了。虽然是民办学校,却处于有一点微利够发老师工资还可以维持的状态。他对教育的理想,初心未改。”

  虽然年事已高,吴震球还是下决心要在有生之年把课改推行下去。“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正扬的家长都信得过我,只要方向正确、有根据、有效果,我们就能继续做下去。我们的实验班也没有多收学费,只要把教育办好了,其他都不是最重要的。”

  目前,该实验课题组正在根据各方专家意见对理论系统、数据整理、科学性等方面进一步完善。另外,吴震球告诉澎湃新闻,自己也在物色一个团队。他希望这颗“火种”后继有人,能产生更大范围的影响。但这并不容易,“能全心全意放在教学上的教师不多了”。

 
 
(来源:中青网)

  •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华大教育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中华大教育,转载请必须注明中中华大教育,http://www.edusdbest.cn。违反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 本网转载并注明自其它来源的作品,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不承担此类作品侵权行为的直接责任及连带责任。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转载时,必须保留本网注明的作品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
  •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问题,请在作品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 推荐专题上方


图说新闻

更多>>
《任意依恋》领跑韩剧收视 将翻拍中国版

《任意依恋》领跑韩剧收视 将翻拍中国版


列表页底部广告
返回首页